清晨中这女子的轻叹,如同春风,吹皱了一池碧

他挠了挠头发:“一年多前,我见过她。只是……或许她对我没什么好感,我怕贸然求她打造兵器,她会拒绝。”

 

达溪长儒点了点头:“去青楼的男人,她确实没一个人看得起。”

 

他转过头问李闲:“我只是奇怪,离开渔阳郡的时候你才十一岁,怎么就跑去那种地方?”

 

李闲讪讪的笑了笑:“参观……仅仅是学术意义上的参观。”

 

达溪长儒摇了摇头:“今天你也累了,回去休息一下吧。明天一早咱们就走,先去碰碰运气。”

 

李闲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:“师父,你和她没有交情?”

 

达溪长儒摇了摇头:“萍水相逢,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 

“也是在怡红院?”

 

李闲很讨人嫌的刨根问底。

 

没想到的是,达溪长儒没有生气,也没有反驳:“嗯。”

 

一个字,让李闲产生了无限遐想。

 

达溪长儒站起来走出房子,不给李闲继续三八的机会。但李闲一定确定以及肯定,达溪长儒和叶怀袖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

一路三百多里返回途中并没有休息,李闲确实有些乏了。习惯的用冷水洗了澡后便把自己扔在床上,眼睛很干涩,困意也很浓,躺在床上四肢百骸都很舒服,可李闲就是睡不着,他甚至不想闭上眼。

 

因为,只要闭上眼,脑子里那个少女黯然垂泪的画面就会不断的浮现出来。

 

“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……”

 

李闲轻轻叹气,强迫自己闭上眼。

 

你还是不够心硬啊!

 

李闲发现自己伪善的很可耻。

 

如果真的能做到无情,何必去假惺惺说那些狠话?

 

青牛湖畔

 

一个穿着精致皮甲,貌若桃花,带着三分飒爽七分妩媚的女子站在湖边破开的坚冰旁边,低声叹了口气。

 

她很美,美的让每一个见到她的男人都会心生绮念。

 

皮甲很合身,战裙很漂亮。

 

“她到了草原,已经一年了……我才知道,半个月前她在弱洛水竖起了旗子。”

 

清晨中这女子的轻叹,如同春风,吹皱了一池碧波。

 

“她不该来。”

 

答朗长虹站在那女子身后轻声说话,很轻,轻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想表达怎样的一种情感。

 

“为什么?”

 

妩媚女子转过身看着答朗长虹的脸,一字一句的问:“你守着我,她等着你,这样下去,真的就是咱们希望得到的结局吗?”

 

她看着答朗长虹的眼睛,语气真诚:“别在想那件事了,我……真的已经放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