却都在各自选择自己需要的东西

- 编辑:admin -

却都在各自选择自己需要的东西

 
  张汉点点头。
  “我尊重你们的决定,也相信灵茶的品质。”
  黄明进思考了一会,旋即才缓缓点头。
  就在五人会议的同时。
 
  杜仲和木老一走,小枭立刻就哈哈大笑起来,张口说道:“这就跟自行车的平”
第一百八十六章 灵茶销售惨淡
  “好茶!”
  一脸享受的品味了许久,老者才张开嘴巴,咂了咂嘴。
  “恩?”
  中年人一看,顿时就面露鄙夷之色,张口道:“老家伙,你想骗我喝这茶?门都没有,我还从没见过有什么好茶,能让你喝得这么享受的,就算是你那些珍品收藏,也被见你这样过,你演戏才拙劣了,这茶一定很难喝!”
  “放屁!”
  老头双目一瞪,吹胡子瞪眼地说道:“谁要敢说这种极品茶叶难喝,我就跟他拼命,我告诉你小子,这茶比我喝过的所有好茶都好喝,就算是我那些珍品收藏,也比不过!”
  中年人吃惊了。
  “老家伙,你吃错药了吧,你可是从来都不肯承认自己的珍品收藏亚于任何茶叶的,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
  中年人惊声问道。
  “哼,那是以前。”
  老者随口应了一句,旋即继续品茶。
  “不对,难喝的茶,这老家伙绝对不会再喝第二口。”
  中年人心中一动,迟疑了一下,立刻坐下身去,自己倒了一盅茶,然后举盅一品。
  “恩!”
  这一品,中年人顿时就眼前一亮。
  “唰!”
  就在这时,老头猛的一伸手,赶紧把剩下的茶叶和礼包一起收了起来,跑到后院藏得严严实实的。
  显然是不打算再拿出来了。
  眼神警惕的王者中年人。
  “诶,老家伙,你怎么这样?”
  尝到了灵茶的甜头,中年人立刻反抗了起来。
  “嘿嘿,这茶是你送给我的,那就是我的了,我要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,你管不着!”
  老头嘿嘿一笑,张口问道:“对了,你这茶是从哪里买的?”
  闻言,中年人一窒。
  无比尴尬地说道:“我从超市买的,一个礼盒就一百多块钱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老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张口说道:“一共三盒,三百克茶叶,就一百多块钱?”
  “对啊,不相信吧?”
  中年人尴尬一笑。
  老头那叫一个气啊。
  他没想到,这个家伙竟然这么糊弄自己,拿一百多块钱的茶叶,竟然敢上门来品茶?
  “不对!”
  正想发火,老头转念一想。
  这么好的茶,怎么没听说过?
  一百多块钱?
  买这么好的茶?
  “啪!”
  一想到价格,老头突然猛的一拍桌子,生气道:“一百多块钱就能买到这么好的茶叶,简直是暴殄天物啊!”
  说话间,把茶盅一放。
  “走,马上带我去,把这个茶全买了!”
  老头立刻拉着中年人,急急忙忙的朝着超市赶去。
  与此同时。
  全国各地也陆陆续续的涌现出一些买茶叶的人,或为自己喝,或为送礼。
  另外一个城市。
  “有便宜点的茶吗?”
  一辆出租车,停在了家超市的门口,张口问道。
  “有,我们超市最新上架了一种新品茶叶,叫灵茶,非常好喝,而且还有保健的作用,价格也不贵,现在做活动三盒只要一百多块钱。”
  超市导购,立刻上前推荐。
  “三盒一百多,一盒也要不了多少钱,的确挺便宜。”
  出租车司机想了想,张口道:“行吧,给我来一盒。”
  买了一盒茶叶,带着水杯的出租车司机当即就泡了一杯,然后匆匆的上车走了。
  他可还得拉客呢。
  要不是因为昨天夜里玩麻将玩了通宵,必须要喝茶提神,他才懒得来买茶叶呢。
  泡好茶,四处找乘客的同时,出租车司机打开水杯喝了一口。
  茶水一入口。
  他顿时就感觉,瞬间清醒了许多。
  原本熬夜的那股难受感,也慢慢的消失了。
  越喝,身子就越有劲。
  就仿佛根本没有熬夜一样。
  不,是比没有熬夜时的状态,还要好!
  我艹,这什么茶?!
  很快的一杯就喝光了。
  司机立刻又补上一杯。
  看着那一盒才几十块钱的茶叶,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  “师傅,你怎么老看茶杯啊,多看下路好吧,你要对乘客的生命安全负责,知道不?”
  车上乘客对司机的做法很是诧异,提醒司机的同时,仔细的看了一眼跟茶杯摆在一起的茶喝。
  灵茶两个字清晰入眼。
  另外一边。
  一个好不容易休一天假熬夜玩电脑游戏,得了感冒的宅男青年,从那方面面盒成堆的屋子里走出来,到超市里买方便面的时候,突然看到了灵茶。
  像他这种经常熬夜玩游戏的人,没有茶叶怎么行?
  虽然还年轻,但他喝茶都喝上瘾了!
  一想到家里没茶了,青年想也没想,顺手买了一盒灵茶就回家了。
  回家泡方便面的同时,青年习惯性的泡了杯茶。
  一喝,顿时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。
 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,三大杯茶下肚。
  不但让他精神奕奕,竟然连感冒都完全好了!
  这怎么回事?
  这种情况,让青年很是震惊。
  类似的情况,在全国各地发生了不少。
  灵茶,逐渐的融入了市场。
  当天晚上。
  杜仲等人聚集在杨天辰的办公室里开会。
  “今天的销售额出来了。”
  杨天辰观看着电脑上,全国各地的销售记录统计,张口道:“今天正好卖出去了一百盒。”
  “就一百盒啊?”
  张汉脸色大变。
  “竟然这么少。”
  黄明进无语的苦笑一声,说道:“虽然我之前一直是搞房地产的,但是这两个月的时间对销售这一块也摸得比较熟了,我还没听过全国铺货,一天只卖了这么点的商品呢。”
  “哎……”
  就连杨天辰,都不由得叹起气来。
  这个结果,让大家的情绪,直接掉到了谷低。
  “啪啪啪……”
  就在这时,一直没有说话的杜仲,突然站起身来,拍了拍手,说道:“不要这么沮丧,要相信我们的产品质量,而且这才是第一天而已,大家都不清楚我们这个产品的效果,更没有见到过这个品牌。”
  “你们想想,如果你们都已经养成了喝同一种茶的习惯,突然又出现了一种新茶,你们会去尝试吗?”
  众人摇头。
  “这就对了。”
  杜仲微笑着,张口道:“在这个残酷的市场上,我们第一天上市就能卖一百盒已经很不错了,其他茶恐怕连一百克都卖不出去,不是吗?”
  闻言,众人轻轻点头。
  杜仲说的的确没错。
  “打起信心,咱们继续期待后面的销售情况。”
  杜仲安抚道。
  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
  黄明进苦笑一声。
  很快的,会议结束。
  等人都离开之后,一直陪杜仲柳在办公室的杨柳,才张口道:“你也别太急了,不管灵茶成不成,咱们毕竟有努力过,不是吗?”
  “而且,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,就算灵茶不会跟圣阴丸一样大火,但是未来的销售情况,还说不准,至少我们不会亏本,对吧?”
  说到这里,杨柳朝着杜仲甜甜的一笑。
  “哈哈。”
  闻言,杜仲哈哈一笑,张口道:“不用安慰我,我对我自己研发出来的产品,可是有非常大的自信心的,现在的灵茶只不过是欠缺市场的发酵而已。”
  “况且,在我来看,是你们太急了。”
  “我们是创业,不是卖仙丹,这才第一天就想大火?”
  “一天就能大火的,那是火灾,不是货物。”
  杜仲一边说着,一边不停的摇头。
  见状,杨柳顿时就松了口气。
  当即放下心来。
  她还一直怕杜仲沮丧,怕杜仲不满意,怕杜仲因此而苦恼。
  毕竟灵茶是杜仲亲手研发出来的。
  市场的反应,就直接决定着杜仲的成败。
  反过来安抚了杨柳几句之后,杜仲才把杨柳送走。
  正当杜仲独自从办公室中走出来的时候,与办公室正对的种植基地的大门外,突然射来一阵强光。
  “轰隆……”
  一个轰鸣声,由远而近传来。
  “恩?”
  杜仲一凝。
  正想朝大门走去的时候,强光突然就消失了。
  轰鸣声也消失了。
  “唰。”
  与此同时,一个破空声响突然传来。
  一道身影从提那而降。
  “政委?”
  见到来人,杜仲一愣。
  他没有想到,政委居然来得这么快。
  昨天晚上才打的电话,今天晚上就到了?
  “是不是真的?”
  双脚一落地,徐鸿儒就一脸激动的冲上前来,抓着杜仲的双肩,问出了声。
  “呃……”
  杜仲苦笑。
  这都在电话里肯定的答复了三遍了,政委怎么还是不相信?
  “我先带你去见汤原他们吧。”
  这一次,杜仲没有回答,反而直接带
  全国各地的超市商场中,都出现了一个专门摆放着一种叫灵茶的柜台。
  对于这种突然出现的商品,所有人都没有在意。
  超市商场,同样如往日一般,人群汹涌。
  但是进入其中的人,,即便是冲着茶去的,也没有太注意到灵茶。
  整整一个上午,一盒灵茶都没卖出去。
  这种情况,把张汉和黄明进急得满头大汗,甚至都要开始烧香拜佛了。
  一直到中午。
  不知名的城市里,一个中年人走进一家超市,想给自己的忘年交买点礼物。
  在超市里转了好几圈,都没有找到合适的。
  “这老家伙,给他买点什么好呢?”
  中年人苦恼的在超市里寻找着。
  谈起他那个忘年交,那可就有意思了。
  俩人之间,经常会互相送点礼物什么的,但每一次互送的礼物,都是在路边摊上买的,最为奇怪的是,俩人互相看不上对方,可关系却又很是密切。
  根本就是一对实打实的损友。
  “贵的,买不起。”
  中年人走到摆放茶叶的柜台上,从头到尾,把那些价格高昂的茶叶全都看了一遍,旋即摇摇头,正准备前往散茶区称点散茶的时候,突然眼角一瞥。
  “咦,这里怎么多出来一个柜台了?”
  疑惑间,中年人走了过去。
  “灵茶?”
  见到这个名字,中年人不由得鄙夷了起来,张口道:“我还神茶呢。”
  不过,话虽然这么说,但中年人却拿起一个灵茶礼盒仔细的观察了起来。
  “才一百多块钱?”
  最后,准备放下灵茶离开的时候,中年人朝价目表上看了一眼,顿时眼前一亮,张口道:“一盒一百克,一个礼包里面就有三盒,才一百多块钱。而且,这包装也挺头派头,名字应该也是那老家伙喜欢的类型。”
  “那老家伙可是茶道高手,非好茶不喝。”
  “买散茶,说不定他还给仍了。”
  想到这里,中年人点点头,直接提走一个装着三盒灵茶的礼包,付钱离去。
  很快的,中年人就来到了一个老头家里。
  “老家伙,出来喝茶!”
  刚一进门,中年人就高喊了起来。
  “你小子又来贪我好茶?”
  一个老头走了出来,话声未落,就见到了中年人手到提着的茶叶礼包,见到灵茶两字的时候,顿时脸色一变,气得吹胡子瞪眼地说道:“你,你拿这种次品茶叶,就想来换我的好茶?”
  “得得得,你看看这包装。”
  中年人扬了扬手中的礼盒,张口道:“你是不知道啊,这茶可是新出的圣品,灵茶你没听说过吧?喝过的人,谁不竖起大拇指,要不是今天心情好,我才舍不得给你买这种好茶呢。”
  “新出的,圣品茶叶?”
  老头神色一变,半信半疑的问了一句。
  “当然,我还能骗你个老家伙不成?”
  中年人得意地说道。
  “拿来我品品先。”
  老头白了中年人一眼,没等中年人把茶送上来,便是一伸手直接把茶夺了过来,然后从中取出一盒,把包装袋一撕,取出一小撮茶叶,放在鼻子前一闻。
  “恩?”
  老头眼前一亮。
  “怎么样,好茶吧?”
  中年人暗想着该把老头糊弄过去了,当即就得瑟了起来。
  “是不是好茶,泡过才知道。”
  老者冷哼一声,拿出一套檀木搭配青花瓷的茶具来,立刻着手泡茶。
  稍许,茶出。
  茶香溢涌。
  闻着那股味,老者露出一个无比陶醉的神情,朝中年人望了一眼,想也没想就立刻竖起了大拇指,张口道:“好茶!”
  “恩?”
  这一下子,中年人却是懵了。
  跟老头品茶品了这么多年,他对茶也有一些了解。
  从这茶香味中,他也闻出了一丝非同寻常的味道。
  “不能啊?”
  “这茶才一百多一盒。”
  中年人很是疑惑。
  “咂!”
  这时,老者举盅品了一口茶,茶水入喉,双眼就一闭,心中生出一股回味无穷的感觉来,脸上更是流露出无比享受的神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