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锋特战队的所有人都突破到了暗劲期

- 编辑:admin -

刀锋特战队的所有人都突破到了暗劲期

衡似的,只要掌握了,那就简单的很,关键就在于这道门很不好进,不懂的人根本无门可入,可谁知道,那所谓的门,根本就不存在,根本就没有门,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  小枭这一闹。
  其他七人顿时就急坏了。
  每一个都迫切的想要突破,想要拥有跟小枭和老妖一样的力量。
  “嘿嘿,来来来,一起来。”
  望着众人迫切的模样,小枭神色一变,无比销嚣张的望着七人,张口说道:“老子以前是玩陷阱的,真刀真枪的还真教训不了你们,现在老子可是内家拳高手了,不服的都给我上来,老子一支手就能干翻你们。”
  “切。”
  听到小枭的话,七人齐唰唰的撇了撇嘴,朝小枭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。
  随后,又转动眼珠,看向杜仲。
  此时,杜仲正好给木老讲解完。
  “哈哈,没想到你心思竟然如此的巧妙,这种既不凡又简单的东西,都能被你发明出来。”
  一边跟杜仲走过来,木老一边张口道:“确实,大道至简,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啊!”
  杜仲咧嘴一笑。
  张口问道:“对了,师父今天怎么会突然过来?”
  闻言,木老神色一变。
  肃穆而凝重的张口道:“我打探到慕儿那丫头的消息了。”
  “真的?”
  杜仲无比激动的张口问道:“慕儿还活着吗?”
 
 
第一百八十四章 古慕儿还活着!
  “不要太紧张,慕儿还活着。”
  望着杜仲那激动的模样,木老温和的一笑,张口道:“只不过是被周家人软禁起来了而已。”
  “没死,慕而没死……”
  杜仲全身一颤,神色无比激动,一瞬间仿佛从看不到边的黑暗中走了出来,见到了希望的曙光似乎的,急忙张口问道:“师父,您有没有办法把慕儿从周家人手里,救出来?”
  闻言,木老皱起眉头。
  面色凝重地说道:“难,很难!”
  “想从不可知地救出一个人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,这其间不仅仅关系到周家。”
  说到这里,木老神色一转,仿佛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似的,张口道:“不过,你可以放心,慕儿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  杜仲点点头。
  从木老口中听到这个消息,他才终于放下心来。
  正如木老所说的,他现在的确不是周家人的对手,别说整个周家,若不以死相拼,他甚至打不过周家圣女。
  对这一点,杜仲极为清楚。
  所以那股报仇的冲动,也在被他刻意的抑制着。
  “师父,你是怎么知道慕儿现在的情况的?”
  杜仲张口追问。
  “唉……”
  木老没有回答杜仲的问话,反而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。
  见状,杜仲顿时就明白了,也不再多问。
  “来,咱们继续。”
  走到一群战友旁边,杜仲立刻插开话题。
  再一次,帮助兄弟们突破。
  “鳄鱼来。”
  在帮助老妖和小枭突破之后,杜仲把第三个目标放在了鳄鱼身上,虽然鳄鱼没了一条腿,但他双手还在。
  也正是因为鳄鱼没了一条腿,才最需要保护。
  听到杜仲的呼喊,鳄鱼杵着拐杖走上前来。
  杜仲继续按照着之前的方法进行。
  木老则继续站在一边观看。
  “砰!”
  没一会儿,随着一个落地声的响起,鳄鱼也突破了。
  “不错不错。”
  眼看着杜仲又帮助一个人成功突破到暗劲期,木老不由得一边点头,一边赞叹出声。
  “虽然这个方法极好,但是你这些战友的天赋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。”
  “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,他们也算是天赋极高的人了,若换成普通人的话,或许就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了。”
  杜仲不可置否的点点头。
  毕竟,他的这些战友,可都是跟他一起从神秘部队走出来的。
  生死战场经历了不知多少,心境自然也要比普通人高深许多,加之众人在武力上付出的努力都不少,要进入暗劲期也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  此时,杜仲心中满满的全是干劲。
  得知了古慕儿没死的消息,他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放下来了。
  从周家圣女说出古慕儿已死的事后,杜仲的心里就一直在内疚,是他害了古慕儿。
  如今,这股内疚感终于是彻底的消退了。
  “慕儿,等我!”
  暗暗捏着拳头,杜仲心中发誓道:“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。”
  当天下午。
  木老走后,杜仲依旧留在宿舍里,一个一个的帮助战友突破。
  而此时。
  一处云烟飘渺,空气中弥漫着纯净气息,到处建造着奢华的亭台楼阁的地方,带着白色面纱的少女,走在临悬崖边缘而建,放眼望去一片云海的楼阁上,脸上神色漠然。
  走到正对云海的房门外,面纱女步子一停,推开房门。
  房间很小。
  除了一床、一桌四椅之外,再无其他。
  面纱女目光一转,望着坐在那唯一的一张木桌旁,远远的望着窗外的云海发呆的身影。
  此人,赫然就是古慕儿。
  似乎是被推门声惊扰到,古慕儿猛的回过神来,转头看向房门前的面纱女,直接张口说道:“我劝你赶快把我放回去,我男朋友可是很厉害的,他肯定会找到这里来,到时候你可就麻烦大了。”
  “他的确很厉害。”
  面纱女漠然的回了一句。
  “恩?”
  闻言,古慕儿一愣,神色激动地问道:“你们交手了?他人呢?”
  “我告诉他,你已经死了。”
  面纱女望着古慕儿,缓缓张口道:“他差一点杀了我!”
  “那他呢,他怎么样?”
 
  紫嫣红猛的瞪大了眼。
  要知道,暗劲之门,对于向往武道的人来说,几乎可以说是无门可入。
  想要踏进内家拳的门槛,只能靠悟性和机缘。
  千百年来,一向如此。
  可杜仲,竟然找到了方法。
  这怎能不让她震惊?
  “不可能!”
  紫嫣红当即否定。
  “事实胜于雄辩。”
  杜仲朝兄弟们看了一眼,张口道。
  “你真的找到了快速进入暗劲期的方法?!”
  紫嫣红不相信的再次确定,这个消息实在太难以接受了。
  “没错。”
  杜仲很肯定的点头。
  “这……”
  紫嫣红知道杜仲不会骗她,但这种情况,她根本就接受不了。
  想当年,他从明劲突破到暗劲,可是用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做到的。
  “呼……”
  良久之后,紫嫣红才苦笑着吐了口气,说道,“杜仲,你还真的是个怪胎,他们叫你怪物还真没叫错,我承认你不是一般的厉害。”
  闻言,杜仲微微一笑。
  望着杜仲,紫嫣红笑意逐渐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凝重。
  “古慕儿怎么样,你找到她了吗?”
  沉默了好一会儿,紫嫣红才张口问道。
  “慕儿没死。”
  杜仲轻轻点头,张口道:“我得到了确切的消息,慕儿只是被抓走了,现在应该没有受苦。”
  “这就好。”
  紫嫣红顿时松了口气,然后一脸真诚的张口道:“谢谢你!”
  “什么?”
  杜仲一愣。
  “谢谢你那天出手救我,要不是你的话,我已经死了。”
  紫嫣红张口道。
  “不用。”
  杜仲摇了摇头,说道:“都是因我而起,有谈何感谢,反而是我应该跟你说对不起才对。”
  紫嫣红摇摇头,轻笑一声。
  “下一步,你打算怎么做?”
  轻笑间,紫嫣红张口问了起来。
  “我想发展势力。”
  杜仲双眼一眯,张口道:“我绝对不能再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,跟我在一起,太危险了。可我又离不开他们,所以我必须要发展势力,拥有了足够庞大的势力,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,我才能彻底的安下心来。”
  “你跟我的想法一样。”
  紫嫣红附和着点点头,张口道:“经过这次的比武大会之后,我才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再不拼命再不努力,我们很快就会被淘汰。”
  “是啊。”
  杜仲感叹一声。
  “既然你没事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  紫嫣红笑了笑,张口道:“有任何需要第一时间联系我。”
  “会的。”
  杜仲点头。
  送走紫嫣红后。
  杜仲立刻就掏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
  “你小子,又有什么事?”
  电话那头,传来徐鸿儒的话声。
  “报告政委!”
  杜仲笑着,张口道:“你交代的任务,圆满完成!”
  “什么?任务?”
  徐鸿儒先是一愣,随后又惊声叫了起来,问道:“你说的,是我交给你的机密任务?”
  “没错。”
  杜仲点头。
  “你完成了?”
  徐鸿儒再问。
  “圆满完成。”
  杜仲张口。
  “那个方法,你真的找到了?”
  徐鸿儒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,不停的再三确认。
  “我非常肯定的告诉你,我找到了,并且已经试验成功了。”
  杜仲撇嘴回应。
  “哈哈……”
  难以置信间,徐鸿儒激动的张嘴大笑,大笑的同时,张口说道:“等我三天,这三天内我会以最快最保密的速度去找你。”
  “好。”
  杜仲应了一声,直接挂断电话。
  随后,继续喝酒庆祝。
  ……
  翌日一早。
  在杨天辰和张汉等人的催促下,杜仲直接下达指令。
  灵茶,正式开售!
  在杜仲出关之前,早已经运往全国各地,等待多时的灵茶,随着杜仲这一声令下,立刻开始在全国各大商场超市铺货。
 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。
  从未曾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的灵茶,突然间遍布大街小巷。
  “好了。”
  杨天辰办公室里,整整忙着打了个一小时电话的黄明进,擦着满头的大汗,很是兴奋地说道:“全渠道铺货成功,杜先生,咱们接下来是不是该做广告投放了?”
  “不!”
  坐在沙发上,喝着灵茶的杜仲直接就否决了黄明进的提议,张口道:“你见过圣阴丸打广告吗?”
  “没有,但是……”
  黄明进有些不明白杜仲的做法。
  “没有但是。”
  杜仲微微一笑,张口道:“我们前期不需要打广告,毕竟是新货品,先等口碑发酵一段时间,看情况再定。”
  “没错。”
  坐在办公椅上的杨天辰突然张口附和,说道:“我们玩的是质量,不是包装,这年头广告的确有些作用,但对我们的产品来说,广告的作用并不大,我们需要的广告,是群众间的口口相传,而不是把我们的产品,像是卖不掉的货物一样,放到电视上。”
  “这世道,还有多少人相信电视广告的?”
  “广告一旦打出去,还很有可能会引起反效果,所以我支持杜哥的决定。”
  说完,杨天辰看向黄明进、张汉和杨柳。
  “我也觉得先不急着投放广告。”
  杨柳点点头道。
  “听你们这么一说,我也有些明白了。
  古慕儿神色一紧,立刻就担忧的问了起来。
  “他受了很重的伤。”
  面纱女开口道。
  “什么?”
  古慕儿心中一怔,也不知为何,一股酸楚涌上心头,眼泪唰的就留了下来,一双眼睛像是看仇人一般,死死的盯着面纱女。
  “又是这种眼神。”
  见状,面纱女感叹一声,摇了摇头说道:“放心,他还死不了。”
  说话间,脚步一迈,便是走进房来。
  在古慕儿的正对面落座下来,面纱女才直勾勾的望着古慕儿,眼眸中闪烁着一丝茫然之色,说道:“我一直不懂得男女之情,为何能让人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。”
  “我想,你应该知道。”
  “因为,我在你眼睛里,看到了和杜仲一样的情绪。”
  说到这里,面纱女突然一转口,问道:“你能给我讲讲,你和杜仲的故事吗?”
  古慕儿一愣。
  随着面纱女的话,她顿时就回想起了和杜仲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甚至是一些很小的,微不足道的事,此刻都是那么的清晰。
  想到往事,一股幸福之感,自心头升起。
  古慕儿也在不知不觉间,慢慢的讲了起来。
  “我第一次见到杜仲,是……”
  这一讲,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。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  就在面纱女听得极为入迷的时候,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。
  从古慕而说的故事中回过神来,面纱女脸上流露出一丝很怪异的神色,似乎是有些羡慕,又搀杂着一些不明白和茫然。
 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故事。
  一直生活在不可知地,虽然对外界的了解从未间断过,但是像她这种高高在上,又几乎没有什么朋友的人,根本就不懂得人们经常挂在嘴边的“情”是什么东西。
  “呼……”
  轻轻吐了口气,面纱女站起身来,望着古慕儿,张口道:“家人从小教导我,不能欠任何人,因为我还不起,所以我也不想欠你。”
  “作为你给我讲故事的回报,你如果想学武功的话,我可以教你。”
  说到这里,面纱女转过身去,走到门前打开房门,微微一顿,张口道:“我改天再来听。”
  声落,便是迈步离开。
  房间里。
  古慕儿仿佛没有听到面纱女的话似的,双手托着下巴,一脸幸福的想着,杜仲现在在做什么呢?
  我突然消失了,他一定会很着急吧?
  入夜,莲花山上一片通明。
  在杜仲的帮助下,。
  这等好事,当然少不了要喝酒助兴。
  早已羡慕内家拳高手很久的他们,也终于是踏入了内家拳的大门。
  虽然只有暗劲懂劲期的实力。
  但是每一个人都相信,他们只要一步一步的往上走,就一定能成为人人羡慕的内家拳高手。
  杜仲对此也深信不疑。
  毕竟,他们在明劲上的实力,不可小觑。
  “杜仲!”
  就在众人兴高采烈的喝酒的时候,一个女人的声音,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。
  “恩?”
  杜仲一愣。
  “哗!”
  仓库大门,突然被推了开来。
  还没等杜仲反应,那喊声的主人,便是直接冲了进来。
  此人,正是紫嫣红。
  从杨天辰处得知了杜仲出关的消息,紫嫣红就马不听蹄的赶了过来,要确定杜仲的情况。
  可这一来,却发现杜仲好端端的。
  最让他震惊的是。
  上一次来莲花山时,见到了杜仲的这些兄弟,竟然全都突破到了暗劲期。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  杜仲面带疑惑的望着紫嫣红。
  “他们怎么回事?”
  紫嫣红反而伸手指向杜仲的战友,说道:“上次你闭关,我来找你没找到,离开的时候分明看到他们全都是普通人,怎么一转眼就都突破到暗劲期了?”
  眼前的一切,让紫嫣红很是吃惊。
  如果只是一两个人突破,她甚至都懒得询问,但所有人都突破了,而且实力清一色的都在懂劲期,这就有些太奇怪了。
  “他们?”
  杜仲看了看一众战友,耸耸肩道:“都突破了。”
  “我当然知道他们突破了。”
  紫嫣红白了杜仲一眼,张口道:“可这怎么可能?”
  “怎么不可能?”
  小枭撇撇嘴,张口说道:“我们可都是天赋异禀的人,突破要暗劲期,那还不是小菜一碟?”
  “就是就是,以我们的实力,根本花不了两个月的时间。就今天,大家兴致一来,决定学点内家拳玩玩,就学咯……”
  “你没听错,我们全都是今天突破的,在今天之前,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内家拳是什么玩意。”
  “嘿嘿,说不定你明天见到我们的时候,我们就突破到借势期了。”
  小枭一带头,一群老兵顿时就脸不红气不喘的吹起牛来。
  “我估计今天晚上就能突破!”
  “那是!那是!我们是谁啊!”
  一旁,杜仲听着都脸红。
  可紫嫣红却无比的震撼。
  几人的实力她看得很清楚,也可以确定,九人全都是在今天突破的。
  而且,这些家伙都是当兵的。
  之前还真有可能没接触过内家拳。
  这么一想,紫嫣红心中更是震惊,伸手一把就抓起杜仲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,直接就把杜仲拉到了一边,张口问道:“这些家伙根本不懂内家拳,要说没有你的参与,我打死也不相信,老实交代,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”
 
 
第一百八十五章 报告政委,任务完成!
  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  望着那边继续喝酒的众人,紫嫣红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  “利用闭关这两个月的时间,找到的方法。”
  杜仲微微一笑,张口道:“这个方法可以帮人在很短的时间内,直接从明劲期突破到暗劲期,而且不会有任何的副作用。”
  “怎么样,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?”
  “什么?”